首页 »

上海农村厂房“一转身”,格调马上不一样

2019/10/21 11:10:48

上海农村厂房“一转身”,格调马上不一样

 

“你要说能看懂吧,实话讲,确实看不太懂。不过我注意到了,我8岁的儿子平时在家老喜欢捧个平板电脑玩游戏,到了这里之后,安安静静看了一个多小时展览,还不停把我拉到他喜欢的版画前,让我和他一起看,这可能就是艺术的魅力吧。”

 

7月底,家住上海杨浦区的市民魏东航带着家人到嘉定新城(马陆镇)大裕村的马陆葡萄主题公园玩,顺便去公园对面的嘉源海艺术中心逛了逛,看到一个名为“脑子进版画”的版画展,一下子喜欢上了那里。

 

“没想到,郊区也能有艺术气息如此浓郁的地方。”他对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说。

 

不过,就在几年前,这个“艺术气息浓郁的地方”还是标准厂房,租户有涂料厂、电子厂、五金加工厂等,有环境、噪音等问题不说,和“葡萄文化艺术村”的定位也格格不入。这两年,马陆镇、大裕村对这些农村老厂房进行改造,成立了嘉源海艺术中心,引进艺术大师工作室,打造文化艺术创意园区,气氛一下子不一样了。

嘉源海艺术中心

“这是一件一举多得的事:村里百姓利益不受影响,还增加了艺术熏陶这种‘隐性福利’;艺术家也不用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为筹建工作室发愁了;公司则通过创新经营模式,目前已经实现了盈利。”上海马陆葡萄文化艺术村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孙达告诉记者。

 

老旧厂房"变身"

 

嘉源海艺术中心坐落于马陆葡萄文化艺术村的核心位置,中心园区占地面积70亩,一期建筑面积6500平方米。这里为一些国内外艺术家提供了艺术创作工作室,并为艺术家提供工作生活配套服务和作品展示空间。不过,这么“高大上”的地方,前身却是几栋“村村冒烟”时代遗留下来的老厂房。

大裕村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如今嘉源海艺术中心所在的这块地方是一所乡村小学。上世纪90年代时,这所乡村小学改建成了一个村办企业,主要业务是粉碎水稻秸秆,然后发酵,做成菌种培养基后售卖给食用菌种植场。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时,这里又陆续改造成了标准化厂房,出租给一些家具作坊、小五金厂等。“出租厂房可以给村里每年带来20多万的收入,不过这些小作坊普遍都有随意排污、噪音污染、开放式作业导致粉尘扰民等问题,长此以往,村庄环境将大受影响。”

 

看到了这种环境隐患后,村两委班子就开始琢磨:这些农村老厂房究竟该何去何从?如何在不损害村民利益和生态环境的前提下,最大程度发挥出这些厂房的价值?在“清退工业企业、引进文化产业、做优都市农业”的宗旨引领下,从2007年起,嘉定新城(马陆镇)就开始清退大裕村里的数十家工业企业,打造崭新的艺术园区,同时对工厂搬迁后遗留的厂房、乡村道路等进行改造,还成立了上海马陆葡萄文化艺术村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对园区进行管理。2013年12月7日,“嘉源海艺术中心”的艺术园区正式开园。

 

经营模式"一举多得"

 

这个位于郊区的艺术园区,凭什么吸引艺术工作者入驻?

 

孙达表示,和寸土寸金的中心城区相比,位于郊区的嘉源海艺术中心租金标准比较低,可减轻艺术工作者的经济负担。同时,就艺术创作环境而言,绿树成荫、鸡犬相闻的郊区,比中心城区更容易激发艺术工作者的灵感。

 

此前,雕塑家贺棣秋就在嘉源海艺术中心租了210平方米的工作室,一租就是5年,他的两件作品充抵了第一年的租金。还有一个30来岁的年轻摄影师也已在此入驻一年多,艺术中心管理方至今未收取租金,先通过举办摄影展等方式进行合作,这样的合作模式给予了艺术家充分的自由,很对艺术工作者的“胃口”。由于经营模式的创新,目前马路葡萄文化艺术村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已实现盈利。

 

村域环境好了,艺术工作者来了,园区管理公司盈利了,村民利益是否会受到影响?嘉定新城(马陆镇)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农村旧厂房“脱胎换骨”成为艺术园区之后,大裕村依然有租金收益,且租金比改造前有明显提高。在完成农村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之后,村民每年都可通过分红形式共享这种收益。更重要的是,嘉源海艺术中心开园以后,几乎月月有画展、摄影展、雕塑展等,从不收门票,百姓在“家门口”就可以接受艺术熏陶,“马陆葡萄艺术村”更名副其实。

露香园顾绣研究所

嘉源海艺术中心内的“九悦久”文化生活体验馆一景

如今,园区内已有高谛上海中心、特锐艺术品仓储物流中心等多家艺术机构和贺棣秋等艺术家入驻。另外,露香园顾绣研究所、上海市嘉定艺源非遗手工艺术传承中心、艺外萄源艺术酒店等艺术品教育展示平台,也已在园区内“安营扎寨”。“我们想把这里逐渐打造成一个国际艺术社区,让这里成为集艺术创作、展示、交流、教育、收藏、投资和艺术消费、艺术体验于一体的艺术园区和产业群。”孙达说。

 


 

(图片来源:茅冠隽 摄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